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老k棋牌 > 分兵把守 >

文言文 岳飞传 全文翻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6 12:3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岳飞,字鹏举,相州汤阴人,世代务农。其父岳和,常节省粮食周济穷人。乡人耕种侵占他家土地,他便割地让给人家;邻居向他借钱,他从不去强迫人家还债。岳飞出生时,有大雁般的鸟,在屋顶上飞鸣,其父母便为他取名“岳飞”。

  岳飞出生不足一月,黄河决堤,洪水暴至,岳母抱着他坐进一个大缸,随水流漂到对岸得以活命,乡人都为此感到惊异。

  年少时的岳飞就有志向,不太爱讲话,家里虽穷但他勤奋好学,特别喜欢读《左氏春秋》、孙吴兵法,天生力量大。十五岁时,岳飞就能拉开三百斤的大弓和八石重的硬弩,他向周同学习射箭,尽其所学,可以左右开弓。周同死后,岳飞每日清晨都去坟上设祭拜望。岳和认为儿子为人仗义,就对他说:“时下你应该去报效国家,即使为国捐躯也是大义凛然。”

  相州有贼陶俊、贾进和率众作乱,岳飞请求刘韐给他百余骑兵收剿贼军。他先令军士扮作商人进入贼境,贼将这些人掳掠充军。岳飞又设百人埋伏在山下,自带几十个骑兵逼近贼的工事。贼出巢与岳飞作战,岳飞佯装败北,贼紧跟追赶,遭致岳飞伏兵的围歼,当下擒下陶俊、贾进和等押回军营。

  康王赵构来到相州,刘浩向赵构荐岳飞去招降贼人吉倩,吉倩率三百八十人向岳飞投降,岳飞因此升职,补承信郎的军缺。

  岳飞跟随刘浩解东京之围,与敌军在滑南相持不下,便率百余骑兵在黄河操练人马。此时敌军突然来到,岳飞对属下道:“敌军虽多,但不知我军虚实,当在他们立足未稳迅速击破。”于是抢先疾驰迎敌。敌军一悍将挥舞马刀前来,岳飞立马将其斩杀,敌军大败。岳飞因而升任秉义郎,隶属东京留守宗泽管辖。

  因岳飞在开德、曹州的作战中皆立军功,宗泽认为岳飞不同于常人,就对他说道:“你有勇有谋,才艺出众,即使古往名将也不过如此,但你好与敌野战,非万全之策。”于是就将布阵图授予岳飞。

  岳飞道:“先布阵,后与敌作战,这是兵法中常用的作战方式。但若想将阵形运用的好,就完全取决于为将者心中的谋划。”宗泽听罢,很认同岳飞的说法。

  康王赵构即皇帝位,岳飞向朝廷上书,扬扬洒洒几千文字,大致内容为:“陛下您已即位,可谓社稷有主,为讨伐金人、制定攻略提供了保障。而协助陛下收复河山的将士日渐增多,金人常说我军一贯羸弱,恰好乘敌懈怠之际一举歼敌。黄潜善、汪伯彦不能秉乘您的圣意收复河山,却奉您的车驾渐渐向南转移,这恐怕辜负了中原百姓的期望。臣希望陛下能在金人落足不稳之时,亲自统领六军向北渡河,则将士斗志大增,中原有望收复。”赵构看过岳飞的上书,以越职罪罢了岳飞的官,令返归乡里。

  岳飞投奔招讨使张所,张所以国士之礼接待岳飞,借军缺任岳飞为修武郎,统领中军。张所问岳飞道:“你有什么对敌的好办法吗?”

  岳飞道:“仅仅依靠军队的战斗力绝对不行,用兵关键在战前的谋划,所谓‘栾枝曳柴以败荆,莫敖采樵以致绞’,这都出自事先的谋划。”

  岳飞道:“国家既设都在汴梁,就要倚仗黄河以北防守牢固。我军如能占据北面要塞,罗列军队把守重镇,则一城被围,其他各城可以及时帮援,金人就不敢再有南下的幻想,如果真如此汴梁就会平安稳固。张招讨若能提大军向北渡河与敌交战,我岳飞唯命是从。”

  张所大喜,又查军缺任岳飞为武经郎,命岳飞随王彦向北渡河,军队抵达新乡地界,金兵人多,王彦不敢前进。岳飞独自带领管下部队与敌展开地面战,夺下敌人的大旗向全军炫耀,各军斗志昂扬,奋勇争先,攻克新乡。

  次日,岳飞与金人在侯兆川交战,负伤十几处,士卒见此都拼命应战,敌军再次溃败。入夜岳飞率军屯扎在石门山下,谣传金兵翻而复至,管下将士无不惊骇。但岳飞却命军队坚守营寨,就地休养,金兵竟一时不敢冒近。粮食吃光,岳飞到王彦处求粮,王彦不给。岳飞就带兵向北进发,与敌在太行山交战,擒获金将拓跋耶乌。军队在太行山驻扎数日,又遭遇金兵的袭击。岳飞只身骑马手持丈八铁枪,刺死金将黑风大王,金兵败走。岳飞自知与王彦关系不睦,就又投归宗泽,担任东京留守司统制。宗泽死后,杜充接替宗泽,岳飞仍居旧职。

  第二年(赵构即位后),在胙城、黑龙潭的作战中,岳飞部皆大获全胜。后跟随闾勍保卫皇陵,与敌在汜水关交战,射杀金将,大破金兵。

  岳飞驻兵竹节渡,与金兵相持不下,就挑选出三百精锐士卒埋伏在前山脚下,命他们每人准备二束草绳绑扎好的木柴,午夜时分,令士卒将每束木柴的两端点燃,双手持木柴高举过头。金人误以为是宋朝的援军来到,惊骇之间溃退。

  第三年,贼王善、曹成、孔彦舟聚众五十万,袭击南薰门。岳飞部仅有八百人,将士都害怕无法克贼。岳飞道:“我来为各位消灭他们。”便左手挟弓,右手持矛,横冲敌阵,贼军大乱,岳飞遂大破贼兵,并在东明擒获贼将杜叔五、孙海。岳飞因此升任代英州刺史。王善围困陈州,岳飞与贼军在清河交战,擒获贼将孙胜、孙清,正式担任英州刺史。

  杜充将率军退还建康,岳飞道:“中原尺寸之地也不能抛弃,如我军一走,则此地就非大宋所有,他日若想再来收复,非用数十万军队不可。”

  杜充不听,岳飞于是随杜充向建康方向撤退。岳飞部行至铁路步,遭遇贼张用,行至六合,遭遇贼李成,岳飞部分别与贼交战,皆大破贼军。

  李成派轻骑兵抢劫劳军的军饷,岳飞带兵救援,李成逃往江西。此时宋朝命杜充驻守建康,金人与李成联手进犯乌江,杜充关闭城门不予应战。 岳飞哭泣着请求杜充检阅出击部队,杜充竟不出房门。

  金人从马家渡渡江,杜充派岳飞等出建康迎战,宋将王燮抢先逃跑,只余岳飞部孤军与敌力战。正值建康的杜充已投降金人,诸将大多向百姓剽掠钱财,唯独岳飞的部队对百姓秋毫无犯。

  金将兀术进兵杭州,岳飞邀兀术在广德境内开战,六战六捷,活捉金将王权,掳获金人签军头领四十余人。从中挑选出可用的,皆施以恩惠,命他们返回金营,于夜里间在金营放火,岳飞乘金营内大乱,纵兵突击,大破兀术。

  岳飞率军驻扎钟村,军中无粮,将士忍饥受饿,不敢扰民。投靠金人的原宋军士卒都相互转告:“这是岳爷爷的军队。”都争着来投降岳飞的队伍。

  第四年,兀术进兵常州,宜兴县令迎接岳家军屯扎此地。贼郭吉听说岳飞到来,就率众逃入湖中,岳飞派王贵、傅庆追击袭取贼众。另派辩士马皋、林聚去游说当地各处贼匪,尽力招降贼人。贼中有个叫张威的武夫,不想投降,岳飞单人匹马直入其营,斩杀张威。再有些不肯投降的贼匪,如想不被岳飞剿灭,就画张岳飞像,设下祠堂供奉。

  金人二次攻打常州,岳飞四战皆克敌军,后又在镇江东、清水亭与金人作战,皆大获全胜,金人横尸十五里。兀术进兵建康,岳飞在牛头山设下伏兵袭击金兵。夜里令百余人身穿黑衣混入金营内祸乱金兵,金兵大惊,自相攻击。

  岳飞上奏朝廷:“建康是要害之地,应选精锐将士坚城固守。更须增兵守卫淮南,以防卫腹心之地。”赵构准了上奏。

  朝廷下诏令岳飞讨伐戚方,岳飞率三千人在苦岭扎营。戚方逃走,不久又增兵前来,岳飞自带千余士卒,与戚方部作战数十次,皆大胜。

  范宗尹对张浚说,因张浚是从浙西调来此地,不清楚岳飞的能力,就大加称赞岳飞,要张浚重用岳飞。张浚便升岳飞任通州、泰州镇抚使兼管泰州,却遭到岳飞的反对。岳飞向张俊说明,只求担任淮南东路镇抚使,待收复此路的州郡后,大军可乘机渐进,逐步收复山东、河北、河东、京畿等路的要害。

  适逢金人进攻楚州,形势危急,宋朝下诏命张浚救援。张浚推辞,派岳飞救援楚州,又命刘光世出兵支援岳飞。岳飞部驻扎在三墩,作为楚州的援军,追击金兵到承州,三战三捷,杀死金将高太保,俘虏酋长多达七十余人。但刘光世等不敢近前,岳飞部兵少力孤,楚州遂沦落金人之手。宋朝下诏,命岳飞撤军守卫通州、泰州,圣旨上说如果通、泰能守则守,不能守,则以沙州为屏障掩护百姓转移,等待战机与金人进行大规模作战。岳飞因泰州无险碍可依赖,就退兵守卫柴墟,与金人在南霸桥开战,金军大败。岳飞在沙州安排百姓渡河,并以二百精锐骑兵殿后,金军不敢近前。

  绍兴元年,张浚请出岳飞一同讨伐李成,正值李成的将领马进进犯洪州,在西山结营。岳飞道:“贼军只贪眼前不顾身后,如命骑兵由长江上流袭取生米渡,则出乎贼军意料,必然大破贼军。”岳飞向张浚请求自为先锋官,张浚大喜。

  岳飞身披重铠,驰马狂奔,暗暗来到贼军的后方,冲进贼阵,部下将士亦跟随岳飞往来冲突,马进大败,逃奔筠州。

  岳飞追到筠州城东,贼军出城,布下十五里营阵。岳飞设下伏兵,用红布制成军旗,上刺“岳”字。挑选出二百骑兵持军旗向前。贼军认为骑兵人少,十分轻慢,但岳飞的伏兵突然出击,贼军败走。岳飞命人大喊:“只要不再跟随马进做贼,我军就枉开一面,不杀你们。”此话一出,就地而降的贼人多达八万余人。

  马进带领残兵投奔南康的李成。岳飞连夜带兵抵达朱家山,斩杀马进手下将领赵万。

  李成听说马进战败,自带贼兵十余万前来迎战。岳家军在楼子庄与李成军遭遇,大破李成军,追击斩杀了马进。李成逃奔蕲州,投降伪齐。

  张用进犯江西,张用也是相州人,岳飞给张用写信道:“我与你是同乡,南薰门、铁路步的战事,你应该都很清楚。现在我就驻守在此地,你若想战,就出军刀兵相见;如果不想,请你速速投降。”

  江、淮平定,张浚上奏朝廷“岳飞建功第一”,宋朝授岳飞任神武右军副统制,留守洪州,镇抚当地盗匪。又加封岳飞为亲卫大夫、建州观察使。

  建州盗匪范汝攻陷邵武,江西安抚使李回传檄给岳飞,请求分兵支援建昌和抚州。岳飞派人送去“岳”字旗,插在抚州城门上,贼军老远望见,相互警惕,不敢近前。盗匪头目姚达、饶青逼近建昌,岳飞派王万、徐庆出击,擒获二匪。岳飞升任神武副军统制。

  绍兴二年,贼将曹成聚众十余万人,由江西进犯湖、湘,占据道、贺二州。宋朝命岳飞管理潭州,并兼任荆湖东路安抚都总管,赐金字牌、黄旗去招安曹成。

  岳飞上奏朝廷:“往年大多命人去招安盗匪,如今盗匪强悍,须全力剿杀,待盗匪力尽,再将其招安。若对盗匪丝毫不予剿除,等匪众形成气侯,我军将应接不暇。”宋朝廷批准了岳飞的上奏。

  岳飞进兵贺州地界,俘获曹成派出的奸细,将其捆绑在军帐内。岳飞出军帐询问部卒的伙食,管事官向岳飞报告:“我们的粮食都吃光了,怎么办啊?”

  岳飞假装说道:“部队暂且退还茶陵吧。”即而回头打量曹成的奸细,装出一副无奈样,返身跺足进帐。暗自派人故意放走奸细,奸细回去将岳飞撤军的事报告给曹成。曹成大喜,想次日带兵追击岳飞。

  岳飞命将士带上干粮,绕岭潜向贼营,天还没亮,就已到达太平场,攻破曹成营寨。曹成倚仗险碍拒抗岳飞。岳飞指挥部队掩杀,贼军大溃。曹成败走,占据北藏岭、上梧关,岳飞未布下战阵就令手下击起战鼓,将士们奋勇争先,夺下贼军的两处关卡。曹成又在桂岭扎下营寨一直联结到北藏岭,控制了这一路的关卡要道,并亲统贼众十余万,守卫蓬头岭。岳飞部队只有八千人,一通战鼓岳家军登上蓬头岭,大破曹成贼众。曹成逃往连州。岳飞对张宪说道:“曹成余党各自散去,你带兵追击剿杀,那些被逼作贼的百姓确实可怜,如果放过他们,他们还会聚众为盗。现在派你去斩获各路贼军的头目,尽力安抚其手下,切忌不可随意杀戳,否则有负圣上保民之仁。”

  于是张宪在贺州、连州,徐庆在邵武、道州,王贵在郴州、桂岭分别收剿曹成的余党。招降贼众有二万余人,与岳飞在连州会合。岳飞又派兵追击曹成,曹成投到连州宣抚司处请降。

  岳飞于桂岭上表朝廷曹成贼众已平定,宋朝授予岳飞武安军承宣使官职,令屯兵江州。岳家军刚到江州地界,江西安抚使李回就传檄岳飞收捕剧盗马友、郝通、刘忠、李通、李宗亮、张式,岳飞皆一一平定。

  江西宣谕刘大中上奏朝廷:“岳飞的部队纪律严明,百姓都倚仗岳家军维护治安,今日派岳飞赴行在,恐此地盗匪复起。”宋朝因此收回派岳飞赴行在的指令。

  此时虔州、吉州的盗匪相互勾结,在循、梅、广、惠、英、韶、南雄、南安、建昌、汀、邵武诸郡间游击捋掠,宋帝赵构专门命岳飞平定盗匪。

  岳飞到达虔州,固石洞的盗匪彭友率众贼到雩都迎战岳飞,跃马直奔岳家军,岳飞指挥将士于马上俘获彭友,余下头目退军守护固石洞。固石洞位于高山之上,四下环水,只有一条路可入。岳飞在山下排列好骑兵阵形,命他们弓弩上满弦,扣上箭。黎明时分,岳飞派敢死队伍快速登山,贼众随之混乱,弃山而下,骑兵立刻将贼兵包围。贼军大喊“饶命”,岳飞下令“勿杀”,接受贼众的投降。岳飞又按徐庆等人的计策,收剿各郡的盗匪,皆一一击破后招降。

  起先,因隆佑一带盗匪猖獗,震惊朝廷,宋朝就下密旨令岳飞全部收斩虔城盗匪。岳飞向朝廷请求只诛杀罪大恶极的贼首,赦免受胁从的贼众。朝廷不准,岳飞又请求三四次,赵构才勉强答应赦免胁从人等。

  绍兴三年秋,岳飞入朝进见赵构,赵构亲手写下“精忠岳飞”四个大字,并制成大旗赐给岳飞。赵构又封岳飞为镇南军承宣使、江南西路沿江制置使,后改任岳飞为神武后军都统制、江南西路沿江制置使,宋军将官李山、吴全、吴锡、李横、牛皋都划归岳飞管辖。

  伪齐派李成带着金人南下入侵,击破襄阳、唐、邓、随、郢诸州和信阳军,洞庭湖盗匪杨么也和伪齐勾结,想顺流而下,李成又想从江西陆行,奔赴两浙和杨么会回。赵构命岳飞做好迎战准备。

  岳飞上奏:“襄阳等六郡为收复中原的基本,如今应先收取六郡,以除心头之患。李成兵败远逃后,我军就可在湖湘增设部队,以威慑群盗。”

  赵构将岳飞的奏章给赵鼎观看,赵鼎说道:“熟悉上流地形好坏的,非岳飞莫属。”赵构于是授予岳飞黄复州、汉阳军、德安府制置使。

  岳飞在中流渡江,对左右幕僚说道:“岳飞如不擒获乱贼,就不过此江。”岳家军抵达郢州城下,伪齐将领京超人称“万人敌”,在城上拒抗岳飞。岳飞亲自击鼓,令军士登上城头,京超跳崖而死,岳飞收复郢州,派张宪、徐庆收复随州,岳飞率军开赴襄阳。

  李成迎战岳飞,在襄江边上列阵,岳飞笑道:“步兵在险阻要害可发挥其能,骑兵在平川旷野能尽其力。李成在江岸下边摆下骑兵,却在上边的平地上安下步兵,就算他有十万人马,又有何能与我军厮杀?”便举起马鞭指向王贵:“你用长枪步兵进攻他的骑兵。”又指向牛皋:“你用骑兵冲杀他的步兵。”

  两军一开战,李成的骑兵就应枪而倒,后续的骑兵向前拥进结果都拥入江里,而他的步兵更是死伤无数,李成连夜出逃,岳飞收复襄阳。伪齐的刘豫拨给李成人马屯扎在新野,岳飞和王万对其进行夹击,相继击破贼匪。

  岳飞上奏朝廷:“金贼所爱,仅是子孙妻妾、金银绸缎,其性情已十分骄奢懒惰;刘豫虽奸诈虚伪,但其内心终不会忘记我大宋朝。如果我军以精兵二十万,径直捣入中原,收复北边要塞,想刘豫也必然为我军出力。襄阳、随州、郢州土地肥沃,我军就在此营造田地,自行耕种,有利于为朝廷为百姓节省开支。臣只等粮饷备足,就过江向北剿戮金贼。”

  岳家军进兵邓州,李成和金将刘合孛堇扎下营寨拒抗岳飞。岳飞派王贵、张宪掩杀贼军,贼众大溃。刘合孛堇丢盔弃甲保下条命。贼党高仲退守邓州城内,岳飞率兵仅一通战鼓就攻下城头,擒获高仲,收复邓州。

  岳飞次后又收复唐州、信阳军。襄汉平定后,岳飞向宋朝辞去制置使职务,请求委以经画荆襄的要职,朝廷不准。

  赵鼎上奏:“湖北鄂州、岳州是上流最关键的要害之地,请求命岳飞屯扎鄂州、岳州,不仅江西可仰仗岳家军的声势,且湖、广、江、浙都能饱受安妥。”赵构于是将随、郢、唐、邓各州和信阳军以及襄阳各府路统统调归岳飞管辖,并授予岳飞清远军节度使、湖北路、荆、襄、潭州制置使官职,加封武昌县开国子。

  兀术、刘豫合兵围困庐州,赵构手书命岳飞前去解围,岳飞提兵奔赴庐州,伪齐已派五千铁甲骑兵进逼庐州城。岳飞亮出“岳”字旗和“精忠岳飞”旗,金兵一战而溃,庐州平定。岳飞上奏:“襄阳等六郡人民缺少耕牛、粮食,请求圣上按量供给官钱,免去拖欠的赋税,州县官当务之急是要招集逃亡的百姓重归故里。”

  绍兴五年,岳飞入朝,赵构封岳飞的母亲为国夫人。授予岳飞镇宁、崇信军节度使,湖北路、荆襄潭州制置使职务,进封武昌郡开国侯。除去荆湖南北、襄阳路制置使,神武后军都统制之职。命岳飞招捕杨么。

  岳飞部众都是西北人,不习水战,岳飞道:“军队具备哪种作战专长,就要在作战中充分发挥他的长项。”

  贼党黄佐道:“岳节度使号令如山,如果与其对抗,恐怕我辈很难活命,不如前去请降。岳节度使一向诚信,必然善待我辈。”于是黄佐向岳飞请降。

  岳飞上表朝廷封黄佐为武义大夫,只身单骑至黄佐营寨,拊着黄佐的背说道:“你应该清楚背叛和尽忠的不同结果。如你能建下大功,封个侯位绝非满嘴胡说。我想派你再回湖里,寻找时机擒下贼首,如有可劝的人就招降他们,你看怎样?”

  此时张浚在潭州寻查军事,参政席益对张浚说道,怀疑岳飞与盗匪勾结。张浚说道:“岳侯,一向忠孝,他肯定有不可外泄的军机,你怎能胡乱传谣?” 席益自觉惭愧不敢再言。

  黄佐袭取了周伦的营寨,杀死周伦,擒获其统制陈贵等人。岳飞向朝廷表彰黄佐,黄佐升任为武经大夫。由于统制任士安不服从王燮的命令,岳家军在此战中竟无半点功勋。

  岳飞用鞭子抽打任士安,以引诱盗匪。并对士安道:“三天内拿不下盗匪,就杀了你。”

  盗匪见只有任士安一支部队,就合力攻击任士安。岳飞早设下埋伏,任士安率军紧紧拖住贼军,突然间伏兵四起,围击众匪,贼兵败走。

  适逢朝廷命张浚立刻还防,岳飞从袖内取出一副小地图给张浚审阅,张浚想待来年再与岳飞商议。岳飞道:“我已有了谋划,只求都督你能小住几日,八天之内定然破贼。”

  岳飞道:“王四厢用官兵攻击水寇困难,但我岳飞用水寇攻击水寇就易。水战,我军欠缺、水寇擅长,以所短攻取所长,所以才难。如果任用贼将贼兵袭取贼人,使其手足不能相辅,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,令其个个孤立,尔后我军乘机进攻,八天之内,肯定俘获各贼头目。”张浚答应了岳飞的请求。

  岳飞于是奔赴鼎州。黄佐招来杨钦投降岳飞,岳飞喜道:“杨钦骁悍,既已投降,则贼众的心理防线已然崩溃。”

  岳飞上表授杨钦为武义大夫职位,厚加善待,并令他返回湖中。两日后,杨钦说服余端、刘诜前来投降。岳飞突生奇计,大骂杨钦道:“贼匪没有全部投降,你回来干什么?”将杨钦打了一顿棍棒,令其重返湖中。当夜,杨钦掩杀贼营,招降数万贼军。

  杨么态度坚决,不肯投降,将浮船置于湖中,船底飞轮激起水浪,小船行走如飞,船体外围装有撞竿,官船一旦触上就被击的粉碎。

  岳飞令人砍伐君山的树木制成木筏,封锁湖内各处港口,又在上游投下朽木乱草,专捡水浅的地方,派善于叫骂的军卒向贼挑畔,边行船边叫骂。贼众大怒,驾船追赶,因水下草木壅积,使贼船飞轮受阻,无法行驶。岳飞立即命军士围击,贼众逃奔港内,遭到官军木筏拦阻。官军载筏追击,用大张牛皮遮蔽贼兵发放的箭、石,又用大木撞击贼船,贼船尽被撞毁。

  岳飞亲自到各贼寨安抚慰劳贼众,将老弱贼匪释放归田,征用少壮贼匪编入岳家军。此一战,果然是八天内平定洞庭湖贼匪。

  起先,贼众倚靠湖内天险自诩:“欲犯我辈的官军,除非是能够飞着进来。”至此,贼匪们方感觉先前说过的话得到应验。

  宋朝下诏命岳飞兼任蕲、黄制置使,岳飞以眼睛有疾为由请求辞去军务,但宋朝不许,又加封岳飞为检校少保,进封公爵之位,仍然驻军鄂州,除去荆湖南北、襄阳路招讨使职务。

  绍兴六年,太行山忠义社梁兴等百余人,因仰慕岳飞的忠义大名率众来投奔。岳飞进觐赵构,当面陈说:“襄阳自从收复后,未设置监司,无法对下属州县进行监察考核。”赵构批准,命李若虚任京西南路提举兼转运、提刑;又命湖北、襄阳府路上自知州、下到通判,完成本岗工作的好坏,都由岳飞进行考核监督,或留用升迁或降职罢免。

  张浚到江上组织各路元帅召开会议,宣称只有岳飞和韩世忠可以托付大事,命岳飞屯兵襄阳,伺机进取中原,并对岳飞说道:“这正是你平生的志愿啊。”

  岳飞将部队移到京西,改任武胜、定国节度使,除去宣抚副使职务,并在襄阳设立监司,命人去武昌调动军队。

  此时岳母病故,岳飞就将军务简化处理,然后动身扶空棺前往庐州老家,并连连上表,请求为老母守孝,期满后再还军营。但朝廷不准,三番五次下诏催岳飞即刻起程。岳飞无奈,唯有返回军中。朝廷命岳飞收复河东,节制河北路。

  张浚道:“岳飞谋划、行事不同凡响,今日已打到伊、洛地带,则太行周边山寨,必会响应我军。”

  岳飞派杨再兴进兵长水县,再战再捷,中原义勇之士为之响应。岳飞又派人去蔡州将粮草烧毁。

  九月,刘豫派儿子刘麟、侄子刘猊分道进犯淮西,刘光世想丢弃庐州,张俊想舍下盱眙,二人一起上奏宋朝召回岳飞东下,想用岳飞抵住刘麟、刘猊的进攻,而自身得以退保。

  张浚道:“岳飞一动,襄汉由谁管理?”就竭力阻劝宋朝驳回刘光世和张俊的上表。

  岳飞自破曹成、平杨么,共六年间,都是在盛夏季节行军,导致眼睛生疾,而此时,眼疾犯的更加厉害。但一见诏书,他便即日动身,尚未到达目的地,刘麟等就闻风败走。

  岳飞向朝廷上奏军情,赵构对赵鼎说道:“刘麟败北不值得高兴,诸将都知道尊从朝廷的安排,这才是可喜之事。”于是就给岳飞写回文,说道:“敌兵已赴淮,卿等无须追赶,恐襄、邓、陈、蔡之敌有机可乘,卿须从长措置。”岳飞于是率队伍重返旧地。

  此时伪齐军队屯扎在唐州附近,岳飞命王贵、董先等袭击伪齐军,焚烧其营寨。然后上奏朝廷想径直拿下蔡州以备进军中原,朝廷不准,岳飞唯有召回王贵等人。

  岳飞道:“臣原有二匹马,每天各吃数斗刍豆,各饮一斛水,但如果草料不精,水质不净,它们就不会食用。二马披着战甲奔跑,起先跑的不快,但跑出百里后就变的迅速,自午时到酋时,可以跑上二百多里。而马背、腹的鞍甲毫无松动,且没有汗水,跟无事一样。这二匹马可谓负重但无怨言,体力充沛但不逞能,是善长远驰的良马啊。不幸二马后来相继死去。如今臣所骑的马,每天食用不过数升,所喂草料从不挑选,所饮之水从不在意,辔头尚未装好,就想跃跃狂奔,刚跑出百来里地,马儿就力尽汗出,大口喘息,累的如死了一般。这马可谓食少就能饱肚,克意逞能体力才下降迅速,实在是笨马一匹啊。”

  赵构道声“好”,说道:“你今日所说很有意义。”就拜岳飞为太尉,继而除去宣抚使兼营田大使职务。又命岳飞掌管建康军务,令王德、郦琼部归属岳飞管辖,并下诏给王德道:“卿等须听从岳飞号令,岳飞号令代表朕的旨意。”

  岳飞几次拜见赵构,都与赵构谈论恢复中原的策略,又给赵构写信:“金人所以将刘豫安放在河南,就是想控制住中原,让中国人打中国人。期间粘罕就可休整部队,坐收渔利。臣期望陛下给臣些时间,准备妥当就提兵袭取京、洛,拿下河阳、陕府、潼关,从而收服这五路叛将。叛将归我大宋后,我军就可北上前进,金人必然丢下汴梁撤往河北,到时京畿、陕右就可收复。然后我军分兵进攻浚、滑,占据两河地带,如此就能擒获刘豫,歼灭金人。社稷长久的大计,就在此一举。”

  展开全部原文:七年,入见,帝从容问曰:“卿得良马否?”飞曰:“臣有二马,日啖刍豆数斗,饮泉一斛,然非精洁则不受。介而驰,初不甚疾,比行百里始奋迅,自午至酉,犹可二百里。褫鞍甲而不息不汗,若无事然。此其受大而不苟取,力裕而不求逞,致远之材也。不幸相继以死。今所乘者,日不过数升,而秣不择粟,饮不择泉,揽辔未安,踊踊疾驱,甫百里,力竭汗喘,殆欲毙然。此其寡取易盈,好逞易穷,驽钝之材也。”帝称善,曰:“卿今议论极进。”

  翻译:七年的时候,岳飞觐见皇帝,皇帝向岳飞问道:“爱卿获得过上好的马没有?”岳飞回答说:“我原有过两匹上好的马。一匹马每天能吃几斗草料,喝一斛(当时以十升为一斗,十斗为一斛)泉水,然而如果草料不是精制品、泉水不清洁,那么它们就不接受。给它们披上甲衣让其驰骋,刚开始跑得并不快,等到跑了百来里,才振奋精神撒腿飞跑。从午时至酉时(相当于现在从中午11时到晚上7时)还可跑完二百里。(跑完之后)把鞍子和甲衣卸下来,它们既不喘气,也不冒汗,好像没什么事儿一样。这样的马,它食量大,但不乱吃;力气大,但不乱用。这才是日行千里的好马啊,可惜它们不幸相继死了。我现在所骑的马,每天吃的草料不超过几升,而且喂养时它并不选择精良的食料,给水喝时它也不选择干净的泉水。(骑行时)缰绳还没有拉直,它就跳起来迅猛奔跑,可刚刚跑了一百里,它就力气用尽、大汗淋漓、喘气不止,现出一副立即要死的样子。这样的马,吃得不多并很容易满足,喜欢炫耀力气,但跑不了几下就累趴了,这是低能蠢笨的劣马啊!”宋高宗听后夸奖岳飞说得好

  有人问岳飞:“天下什么时候可以称为太平?”岳飞回答说:“当文官不爱钱财专心为民谋利,武官不惧牺牲奋勇为国效力的时候,天下就太平了。”将军每到驻军修养的时候,都会要求将士上土坡、跳战壕,而且都是穿着沉重的铠甲练习。士卒凡是有拿百姓的一缕麻来喂马的,立刻处斩作为惩罚。士卒们夜间住宿,百姓愿意开门接纳士卒入内,士卒也没有一个人敢进去,军队有口号,为“冻死不拆屋,饿死不掳掠”。有的士卒病了,将军亲自为他调制药品。手下的诸位将领去远方征讨,岳飞的妻子便问候照料他们的家人,对不幸战死的人,为他痛哭并收养他的遗孤。凡是上级有所赏赐,岳飞都会平均分给自己的将士,一丝一毫都没有侵占。岳飞作战擅长以少敌多。但凡有所行动,会召集所有统制(官名,不译),谋划定当而后出战,因此岳飞的军队所向披靡。仓促间遇到敌人则坚守不动。因而敌人为此说: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。张俊曾问岳飞用兵的方法,岳飞回答说:“仁义、信用、智慧、勇敢、严厉,缺一不可。”每次调运军粮,岳飞一定皱起眉头忧虑地说:“东南地区的民力快用尽了啊!”岳飞尊重贤能礼遇士人,平时唱唱雅诗,玩玩投壶游戏,谦逊谨慎得像个读书人。岳飞每次辞谢立功后朝廷给他加官时,一定说:“这是将士们贡献的力量,我岳飞又有什么功劳呢?”但是岳飞对国事意见激进,谈论问题都没有给人留余地,终于因为这点惹了祸患。

http://howlertech.com/fenbingbashou/60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